来自 聚星彩票app官网 2018-08-15 14:42 的文章

你还是要小心,昨儿只是擅离宴会就受到母后的

  李承乾刚要派人去找苏有道,苏有道就来了,并且为他献上一计,并且再三叮嘱,这件事,太子万万不能自已开口,亲太子的大臣也绝对不可以出面,他们不管谁出面,都会令天子有些敏感。
 
    必须得是一个既能在皇帝面前说得上话,说出来的话又不会让皇帝有别的想法的人来做这件事,这样的人本就不多,而且他还得能答应替太子出头,李承乾只能想到一个人:高阳!
 
    只有高阳,天真烂漫,豆蔻韶龄,且又素得父皇宠爱,她去为自已说项,才能被父皇采纳,且不会引起父皇的警惕。
 
    所以,李承乾马上进宫来了,罗一刀和纥干承基从一介马匪,混到了东宫,自然也得会来点事儿,便主动请缨,陪侍太子。称心本是民间乐童,并不了解宫中规矩,见两位将军要陪侍太子,他的顶头上司恰又在高阳公主身边,便也主动陪着来了。
 
    不想,一进这偏殿,竟尔看到这样一幕。
 
    他们可没看到前边发生了什么,就看到高阳公主殿下张开双臂,像乳燕投林似的,一头扎进了李鱼的怀抱!
 
    罗一刀和纥干承基登时瞪大了眼睛,心中同时浮上一个念头:这个李鱼,还真是风流成性啊!下至八岁,上至八十,通杀!老子要是娶了婆姨,生了闺女,一定得立下家规:防火防盗防李鱼!
 
    称心看到这一幕,倒是钦佩不已。
 
    他昨日也是见过太子和高阳公主的,晓得那是小公主,却不知道李鱼和一位皇室公主搂搂抱抱,后果何等的严重,还以为李鱼有机会作驸马了,心中只想:“李鼓吹这条大粗腿,我一定得抱紧了,跟着李鼓吹,前途无量!”
 
    三人各怀心思,却没看到太子爷脸都青了。
 
    李承乾赶紧四顾看看,不见有宫奴侍婢出现,这才松了口气。
 
    他马上沉声喝道:“高阳,你在干什么?快过来!”
 
    “太子哥哥?”
 
    高阳公主鼻子尖儿撞在了李鱼怀里,有些发酸,这一抬头,眼泪汪汪的。
 
    李承乾一看,误会更深,脸色也更难看了。
 
    “哎呀,太子哥哥,你怎么来了。”
 
    高阳公主欢喜不已,赤着一对小脚丫儿就从李鱼怀里跳了出来,先握紧了小拳头,狠狠地在李鱼胸上捣了一记,娇嗔道:“胸那么硬,人家鼻子都被你撞歪了。”然后才一转身,提起裙裾,欢喜地跑向李承乾。
 
    李承乾看着踏在青石板上的一双雪足,气得手都抖了:“连鞋袜都脱了?天杀的,他对我这年少无知的妹妹究竟做了些什么啊!”
 
 第412章 各自拜托
 
    “你的鞋袜呢?身为公主,这般模样,成何体统,快穿上!”
 
    李承乾看了看高阳踏在地上的一对小脚丫,瞪了她一眼。
 
    “啊?”
 
    高阳这才发现,吐了吐舌头,连忙提着裙裾又跑回池边,先在石上坐下,两脚探进水里荡了几荡,湿漉漉的又缩回石上,弯着腰去拿袜子,因为裙子蓬松,十分吃力。
 
    李承乾吁了口气,扭头对称心道:“称心,帮公主着袜。”
 
    在李承乾眼中,已经把称心当成了自已的禁脔,并未把他当成一个男人,下意识地就让他去帮公主趿襟穿靴。称心呆了一呆,忙答应一声,走上前去。
 
    “你干嘛?”高阳公主瞪起了眼睛,唬得称心一退。
 
    高阳扭头冲李鱼道:“你傻站着干什么,没点眼力见儿,帮帮忙啊。”
 
    李承乾气道:“高阳,你……他是个男人。”
 
    高阳瞟了称心一眼,道:“这小子难道不是男人?我的袜子,就是李鱼脱的,不叫他穿谁穿?”
 
    李鱼看铁无环、罗一刀等人脸色,也才意识到自已方才的举动不妥,容易引人误会,本来想避嫌的,可高阳偏偏叫他帮忙,还不断催促,无奈何,只得上前蹲身,帮她把袜儿穿好,系上,又帮她提上靴子。
 
    高阳起身,踏了踏地,兴冲冲地转身走到李承乾面前,道:“太子哥哥,今天怎么有空来找我?”
 
    李承乾睨了李鱼一眼,板着脸道:“你是公主,马上就是大姑娘了,得避嫌疑,怎么和他凑到一起了?”
 
    高阳道:“娘娘叫我学礼啊,两个女官教了我一上午,脚都酸掉啦,不脱靴子怎么受得了。这儿连个宫娥都没有,只能要他帮忙了。”
 
    高阳说着,笑嘻嘻上前,挽住他手臂道:“太子哥哥,你来找我何事,可是要出宫游玩?”
 
    李承乾犹豫了一下,道:“你跟我来,兄长与你慢慢说。”
 
    李承乾说完,转身向殿上走去,称心和罗一刀、纥干承基连忙跟上。
 
    这厢铁无环松了口气,走到李鱼身边,道:“你刚刚真要把我的魂儿都要吓飞了。”
 
    李鱼不以为然地道:“有那么严重么?不过是个还未长开的小丫头罢了。我只是帮她脱个靴子,又没轻薄她。”
 
    铁无环苦笑道:“你是利州人,当比我这个辽东来客更清楚皇家法度、宫闱规矩,那可是公主,就算寻常人家女子,你有如此亲近举动,被人家老爹追打,也是理屈啊。”
 
    李鱼想了想,叹道:“也是,刚刚我真大意了。”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李承乾拖着不灵便的腿登上殿阶,对罗一刀和纥干承基还有称心道:“你们候在这里。”
 
    三人止步,目送兄妹俩走进大殿。
 
    殿中空荡,垂苏流幔,随着微风轻轻摇曳。
 
    李承乾板起脸道:“高阳,父亲十几个子女,为兄与你感情最好。所以,有些话得提点提点你。”
 
    “啥?”
 
    “第一,同姓不婚!他姓李!”
 
    “第二,一个小小鼓吹令,彼此地位,天渊之别,根本没有结合的可能。”
 
    “同姓不婚,那很好办呐!等太子哥哥做了皇帝,赐他改姓啊。”
 
    “第二,门不当户不对,那也好办呐。等太子哥哥做了皇帝,就天天升他的官呗。”
 
    李承乾气极败坏:“你真喜欢了他?”
 
    高阳公主笑嘻嘻地转到了李承乾的对面,向他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儿,道:“我喜欢个屁呀。人家才几岁呀,根本没想过这些事吗?就是你们这些长大了的人,没事找事,紧张兮兮的。”
 
    “真没有?”
 
    李承乾可不放心,要说起来,高阳年纪是不大,可是他的姐妹里头,已经有一个是十二岁就出嫁了的。这年代的女子早熟,后来的太平公主十四岁还未出嫁,就知道穿上武官袍服去爹娘面前跳舞,赤裸裸地提醒他们:“我不适合穿武服,那把它赐给驸马好了,老爹老妈,赶紧给我找丈夫啊!”
 
    高阳才只十岁又如何?已经到了男女有别的年纪了。
 
    高阳用力地点了点头:“当然啦,人家只是觉得跟他在一块蛮有意思的,还从来没想过嫁人呢。”
 
    李承乾松了口气:“这样的话,我就放心了。不过,你还是要小心,昨儿只是擅离宴会,就受到母后的责罚,真要有什么不检点的事情,一旦传到母后耳中,我都救不了你。”
 
    “知道啦我的太子哥哥,你今天跑来找我,就为了跟我唠叨这些啊?”
 
    “唔,事情当然是有的。”
 
    李承乾向殿外扫了一眼,沉吟着道:“过两天,父皇要往少陵原秋狩,你可知道此事?”
 
    高阳雀跃道:“知道啊知道啊,我也想去,太子哥哥去不去?”
 
    李承乾微微一笑:“父皇秋狩,我身为太子,自当伴从。咳!到时候,有一件事,需要小妹你帮我对父皇说,大哥对你一向很好,这个忙,你可不能不帮。”
 
    高阳年纪虽小,人却慧黠,她眼珠一转,马上笑嘻嘻地应道:“帮太子哥哥,当然是应该的。不过太子哥哥对我这么好,是不是也应该帮我一个忙呢?”
 
苦笑:“好什么好,若不是再留在西市,和良辰美景那两个丫头,早晚要生嫌隙,我才不想到这儿来。油水是一点没有,吹拉弹唱又一窍不通,我看……用不了多久,就得被罢官免职了。”
 
    李鱼一边大吐苦水,一边跟着铁无环往前走,袍襟上两个湿湿的小脚丫印,也浑然不在意。只是转身行走之际,一个卷轴已然掉在地上,他和铁无环却都未注意。
 
    那卷轴,正是杨思齐准备大兴土木,改造府邸的设计图,李鱼一直揣在身上,方才袍袂先是被高阳公主扯来垫脚,后来又失足摔进他的怀里,一番折腾,画轴已然滚落袍下,他竟丝毫没有察觉。
 
    李鱼和铁无环走到殿门口,一眼看见站在门口的称心,李鱼登时心中一动。他不懂乐理,那敲手鼓的小玩意儿,唬弄贪玩的高阳小公主还行,要是让两位女官听了,恐怕早把他这个滥竽充数的鼓吹令轰出宫去了。
 
    但眼前这小子却是明白的,如果能把他留下,下午这一关,应该就能糊弄过去了。只是,罗一刀和纥干承基正杵在殿前,久别重逢,不能视而不见,得选把他们答对了才行。
 
    李鱼便站住脚步,轻咳一声道:“两位将军,别来无恙啊!”
 
    罗一刀和纥干承基一左一右,跟门神似的站在门口,乜视着他。
 
    罗一刀道:“你小子不是在西市鬼混么,怎么跑到宫里来了?”
 
    纥干承基瞄着他,上下打量,看了看他的官服,有些讶异:“哟嗬,七品的文官,你考中进士了?”
 
    李鱼揉了揉鼻子,有些羞于启齿:“呵呵,我哪考得中进士。咳!跟两位将军一样,捞的偏门。”
 
    纥干承基撇了撇嘴,道:“我们哥儿俩蒙太子看重,凭的可是真本事。武将晋身,说容易实也容易,只要有一身万人敌的好本领足矣。”
 
    罗一刀得意洋洋地道:“不错!我们可是堂堂正正做的官,什么捞偏门,你别拉我们往你脸上贴金。”
 
    李鱼叹道:“你们是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。我本来就是个大善人,起步比你们高,想出入头地,当然路更难走,有什么好对我炫耀的。哎,我只是看到你们今日前程,想起一位故人……”
 
    李鱼顿了一顿,轻轻摇头:“若她,也能放下执念,那该多好。”
 
    罗一刀和纥干承基登时有些紧张,他们当然知道李鱼所说的“她”是谁。
 
    正所谓无欲则刚,这两位本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混世魔王,如今跟了太子,只要按部就班地熬资历,将来就有大好前程,早把那为非作歹、逍遥纵横的念头忘到了九宵云外,此时听他提起杨千叶,两人格外的不自在。
 
    罗一刀紧张地道:“什么故人,我老罗跟你可不熟,不明白你在说什么!”
 
    纥干承基上下瞟了李鱼几眼,突发奇想:“你与她,莫非还有联络?你如今做了官,也算走上正途了,莫要一时糊涂,铸下大错。我劝你啊,莫要在宫里施展你那怜花手段,小心惹来杀身之祸。听我良言相劝,你莫如把心思放在那个人身上,施展手段收了她吧!少叫她出来害人,你好,我也好!”
 
    铁无环和称心完全不明白三个人在打什么机锋,只听得云山雾罩,李鱼却是听得哭笑不得,我混得有这么惨么?居然要两个江洋大盗劝我从良,今儿太阳莫非打西边出来了?
 
    ps:从明天除夕,到初五,兄弟我也放假休息一下,初六开始恢复更新,敬请诸君周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