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 聚星彩票app登录 2018-08-15 14:50 的文章

所以他虽然并没有发现什包括那刺客的身影

 五天之后,李鱼终于明白什么叫没有耕坏的地,只有累死的牛。
 
    五天时光过去,李鱼只希望那块沃土很快就能生根发芽、抽枝展叶。苦遏了十年情感的凌若,显得是忍得太久,骤然释放之下,有些激情似火。若是每月如此……此时的李鱼清心寡欲,堪比大德高僧!
 
    “明天终于可以歇歇啦……”
 
    迈着太空步飘回鼓吹署的李鱼欢欣鼓舞地想,然后就看见罗玺罗主簿脚下生风地向他走来:“李鼓吹,明日陛下要去少陵原秋狩,你鼓吹署全体人员伴同前往。明日一早,五更集合,先行赶赴少陵原,速速安排下去,切勿有所差迟。”
 
    李鱼呆了一呆:“明天?”
 
    “不错,就是明天,赶紧部置下去!”
 
    “喏!”
 
    李鱼的嘴角抽搐了几下:“下官一定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!”
 
 第416章 本能反应
 
    少陵原,在长安之南五十余里,丘原起伏,草木滋生,禽兽养息,恰是放马驰走,架鹰纵犬,骑射追猎的好地方。
 
    李世民可是一位马上天子,此刻一身的戎装,披挂起来,英姿勃发,有种从骨子里勃勃透出的精悍之气,绝不是仅靠一身好衣裳撑起来的空架子。
 
    腰间宝刀一口,背上长弓箭壶,李世民臂上还架着一只极其凶狞的金雕,向上一送,那金雕一声尖唳,振翅而起,直冲长空,在空中盘旋一圈,倏然展翅向左前方赶去,李世民双脚一踹马镫,纵马追了过去。
 
    皇帝身后,皇后、太子、几位受宠的妃嫔、一些受宠的皇子、公主,还有几位文武大臣,也都是一身戎装,快马追了上去。
 
    突厥颉利可汗也在受邀之列,不过,这位大汗当年在大漠草原之上,纵横驰骋时,那是绝对的主角,众星抱月的核心。虽说在长安做寓公后,他也认了命,但此时此刻,又岂能想不到当年大权在握,睥睨天下的威风。
 
    是故,颉利可汗兴致不高,又不想让旁边的人有所察觉,所以只得打起精神,策马跟在后面,却根本没有摸弓箭的意思。
 
    秋狩,这是从夏商时候就定下的规矩。春天万物复苏,禽兽也多处于发情期,所以此时是不狩猎的,否则乃不仁之举,有碍自然之道,所以直到秋高气爽,才有秋狩之规。
 
    屯卫、千牛马等数卫兵马,昨天下午就已调到少陵原,九千名官兵将划定的猎场团团围住,又将猎场范围内的几个镇子,包括生活在野外的一些猎户给予了通知,补偿了些钱财,不许他们今天出门走动。
 
    皇帝在前策马而行,皇亲国戚、王公大臣紧随其后,甲胄鲜明的侍卫翼形拱卫于侧,而李鱼……
 
    李鱼在遥远的另一侧,军中本有鼓号手,只是用来围猎尚嫌不足,所以鼓吹署的人也得以动用,负责整个猎场的一面。
 
    他们做的事情,就是敲锣打鼓,不讲求什么乐理,也不需要什么技术含量,你敲打的越嘈杂越好,以此惊吓那些动物,迫使它们惊慌失措,向噪声相反的方向逃跑,而被鼓乐声从几个方向驱赶着的动物,只能逃向网开的一面,那一面就是天子所在。
 
    不过,鼓声可以嘈杂,众人的队列却得整齐,行走不齐、前后杂乱乃至呼应不灵者,管官罚俸一个月。行围时,无论是遇到树丛还是苇塘,都要像上战场一样勇往直前,不许退避,否则就要受到处罚。
 
    所以,你可以看到,李鱼提着一口锣,直挺挺地从灌林丛中趟出去,被身体和脚趟低的枝条倏地反间回来,他眼疾手快,将锣往脸上一挡……
 
    而和李鱼隔着十二个人的称心,则趟在一洼泥泞中,依旧不敢步形稍缓,更不要说避过有些干涸的那片水洼绕行了,出来之后,靴上糊了厚厚的泥巴,一下子重了三倍不止,走起路来只能格外的卖力,用力踏步,希望把泥巴震掉。
 
    “肃立,止乐!”
 
    今天的指挥皆为军人,只听一声大吼,李鱼等人下意识地站住,停了手中乐器。称心一只脚刚刚抬得老高,整个身子定在那儿,呆了一呆,才慢慢放下。
 
    他们此时恰好走到一处丘陵上,是一个相对的高处,纵目远眺,就见一群骑士策马驰骋,看那旗帜和护卫力量的多寡,分明就是当今天子率领众文武大臣。
 
    李世民一马当先,张弓搭箭,正冲向正前方,前方有一头斑羚,正慌张急奔。
 
    “哇!天子英姿勃发,这只羚羊一定逃不了!”
 
    “冲得好快!”
 
    “嗖!”
 
    一箭射出,不料那只斑羚突然转了向,慌不择路地向李鱼他们这边跑来,箭射在斑羚原来冲向的正前方五步处。人群中顿时一阵骚动,大家有些不知所措了。而此时李世民业已拨马向这边追来,后边的护卫大军裹着众皇亲国戚划了一个弧字形,也向这边冲过来。
 
    “鼓号齐鸣!”
 
    又有军士大喝,示意众人奏响鼓号,把那斑羚吓回去。李鱼等人忙又奏响了鼓乐。但是没有旁的吩咐,他们站在原地,却也不敢移动分毫。
 
    眼看那斑羚越冲越近,后边皇帝陛下也越追越近,手中弓已端起,李鱼下意识地抓紧了铜锣,另一只手的槌儿似敲非敲,生怕李世民手滑,一箭脱手,误射向他们,那时还可拿这铜锣作盾,抵挡一下。
 
    “嗖!”
 
    又是一箭射来,那斑羚似乎吓疯了,鼓乐声并未影响了它,它仍在向前奔出,箭准确地射中了它的后颈,那头斑羚哀鸣一声,向前滚翻出几匝,摔在丘坡上,依旧呜咽着。
 
    这片狩猎场相对平坦,虽然野草丛生,但是骑在马上倒也一目了然,因此那些官兵没有追得太紧,生怕扰了皇帝的兴致。此时一见皇帝射中了斑羚,那些王公大臣以及侍卫们都停了下来,高声喝彩。
 
    李世民哈哈大笑,收了弓,一抖马缰,继续向前驰来,看他蓄势的动作,是要借助精湛的马术,直接把那斑羚从地上捡起来。
 
    这厢鼓乐也停了下来,李鱼等乐手在掌旗的军士指挥下,都站在原地,看着皇帝越跑越近,而那只呜咽着咽气的斑羚,就在他们脚前坡下,距他们不过三十步远。
 
    斜坡上,藏盛的草丛中隐蔽着一双敏锐的眼睛,眼看天子策马而来,那双眼睛眼神越来越锐利,一双白眉也紧张地慢慢挑起。贴地的弓,慢慢挑起一个角度,一枝箭搭在了弦上。
 
    阳光照在箭尖上,箭尖蓝汪汪的,显然是淬了剧毒。
 
    箭上淬毒其实并不普遍,因为箭尖上毒淬少了用处不大,而毒提炼起来成本也非常高昂,没有哪支军队承受得起这么大的开销,但如果是用来暗杀,且目标是皇帝,那再高昂的代价也是值得的,此刻显然就是这种情形。
 
    眼见斑羚已被射死,拿着铜锣当盾牌的李鱼已经把铜锣放下,准备等皇帝捞起那只斑羚就马上鼓掌喝采,大拍马屁了。这时候草丛中却是亮光一闪。
 
    那刺客隐蔽的角度非常巧妙,从李世民的方向,根本看不到他的存在,但是这一箭仰起发生的反光,却巧之又巧地恰刺入李鱼的眼中。
 
    草丛中是不会突然自已发出反光的,这一点李鱼很明白,所以他虽然并没有发现什么,包括那刺客的身影,还是反应敏捷地大喊一声:“皇帝小心!”
 
    只是站在丘坡上,这一声大喊,正在兴奋当中的李世民根本没有听见。李鱼情急之下,“咣”地敲了一声锣。
 
    正策马急奔的李世民听到锣响,下意识地拉了一下马缰绳,抬眼向锣响处看来,就在这时,草丛中一声弓鸣,一枝利箭倏然射出,按照预判的速度和方位,射向李世民一个马身之前。
 
    而李世民因为听到锣响,下意识地一勒缰,马速缓了一缓,虽只极其微小的一点迟缓,却堪堪避过了这一箭,那箭矢贴着他的额头炸裂了盔上红缨,冲上了湛蓝的天空。
 
    李世民亲自领兵打过仗的将领,反应何等敏捷,此时哪里还有端坐马上寻找敌手或者为了颜面昂然而立的道理,他一个翻身,就从马上翻落地面,单膝跪地,宝刀出鞘,谨慎地看向前方。
 
    那枝毒箭在空中冲势渐尽,画了一个弧形,落向勒住马儿,等着天子捡起战利品的人群,落处正是太子李承乾。纥干承基提马上前,用弓一拨,将那力道将尽的箭拨飞了出去,打横儿落在地上。
 
    “可恶!”
 
    草丛中那双白眉一耸,嗖地一下从掩饰的土坑草皮下跃了出来,势如猛虎,扑向李世民,三个健步间,已扑至不过三丈处,双手齐扬,六枚挟在指缝间的柳叶飞刀齐齐射出,旋即拔出腰间狭锋单刀,一个力劈华山。
 
    “有刺客!快救驾!”
 
    遇刺经验丰富的李鱼第一个大吼出声,声震屋瓦,手中那口铜锣呼啸一声,随着他的大吼就盘旋着飞了出去,磕向那刺客的后脑。与此同时,他又很可耻地退了一步,插进了第二排队伍当中。
 
    刚刚完全都是本能反应,铜锣出手,他才省悟到,刺客凶猛,连皇帝都敢杀,而他连兵器都没有,得自保了!
 
 第417章 大胆小女史
 
    墨白焰健步如飞,向李世民扑去。
 
    近了,更近了,堪堪扑至李世民面前,墨白焰手中刀霍然扬起,“呀”地一声,就是一招简单而直接的力劈华山,凌厉地劈了下去,这一刀之威,简直能把李世民一刀两断。
 
地,也是一个踉跄,向侧前方跌出两步,错过了再补一刀的机会。
 
    墨白焰心中大恨,若非后脑吃那一记,让他从容再补一刀,李世民纵然不死,也得重伤。但只缓得这么刹那,先机已失,李世民一个拖刀,旋即一扬,已然主动发起进攻,一刀刺向他的脖颈。
 
    墨白焰只得挥刀迎上,二人铿锵有声,刹那间已是六七个回合。
 
    这时候,众侍卫已经疯了般拼命地扑过来,刚刚晋封魏王的李泰和太子李承乾也是拔出佩刀,向父亲的方向急急驰来。
 
    草丛中突然飞起两块硕大的草皮,看模样,下边分明是以薄板支撑,板上铺了草皮,此时被人一脚踹开。草皮和木板还在空中尚未落下,一声凶猛的嗥叫,一个漆黑肥胖的影子从那洞穴中扑了出来。
 
    这黑色的影子固然肥胖,却是极为敏捷,一俟冲出,马上四肢着地,腾跃如飞,向前方正在鏖战的李世民和墨白焰扑了过去。
 
    这时人们才看清,从那洞中跃出的竟是一头黑熊!众人不禁大惊,黑熊固然是关中所固有的一种猛兽,但是长安周围毕竟很早就成了人类的一个主要聚居区,这等猛兽在这一地带已经很罕见了,想不到这里竟有一头。
 
    此时,站在山坡上的人更是大骇,已经有人叫了起来:“还有一头豹子!还有一头豹子!”
 
    草丛中,赫然还有一头云豹。那豹子跃出地洞,却没像那头黑熊一样,莽撞地立刻向人类发起攻击,而是俯伏了身子,谨慎地打量四周的环境。
 
    这时候坡上鼓吹署的人一喊,那头豹子受了惊,扭头一瞟,倏地拔腿向坡上扑来。众鼓吹手骇得头皮发麻,登时鼓乐齐鸣,震天阶地敲了起来。
 
    骤然响起的巨大噪声果然把那云豹吓了一跳,它瑟缩了一下,突然一转身,背一弓,倏然跃起一丈多高,亦向下方扑去。
 
    墨白焰可是比他们早了好几天准备,少陵原这片狩猎区域,他熟的很。当年在隋宫担任总管的时候,杨广每次秋狩,都是他负责安排,这片区域他闭着眼睛,都能清楚记得每一片情形。
 
    所以,墨白焰很精准地就能判断出围猎的几处重要所在,从中挑选了最适合埋伏的一处,他知道,皇帝狩猎,一定会经过这一区域,这里本就是适合驰骋围猎、且视线明朗、易于观察,侍卫们可以放手让皇帝施展身手的所在。
 
    所以,他把设伏地点选在了这里,甚至还弄来了一头云豹、一头黑熊。如果皇帝出现在这一区域时,行刺角度不合适,就放出一头猛兽,引诱皇帝过来,想不到天从人意,皇帝被一头斑鹿吸引过来。
 
    这时眼见情形不利,负责看管的冯二止就把两头猛兽一气儿放了出来,以此搅乱局面,制造下手机会。
 
    一头熊、一只云豹的加入,使得局面更加混乱,冲过来的一群侍卫纷纷以长戟扎刺,阻止两个畜牲行凶,紧接着又冲过来一些侍卫,扛盾架刀,加入战团。
 
    铁无环早就下了马,此时正迈开双腿,快逾奔马而来。
 
    他此刻身着轻甲,左腰带弓,右腰是三十枝一壶的狼牙箭,背后是交叉佩挂的长柄陌刀一口,长枪一条,这是唐军步骑混合主力兵团的标准配备。
 
    铁无环大步流星,向前腾跃奔跑时,一口陌刀已然取在手中,此时现场情形太过混乱,弓箭他是不敢用的,万一误伤自已人甚至皇帝,那就罪莫大焉了。
 
    “喝!”